科技前沿

隆兴北伐失利,壮志难酬的宋孝宗空有恢复之志却无恢复

发布日期:2020-06-18 07:01   来源:未知   阅读:

宋孝宗赵?于绍兴三十二年(1162年)受高宗内禅而继位。第二年改年号为“隆兴”。孝宗皇帝在位期间,多次采取各种措施整顿南宋政权的积弊,期望能够挽狂澜于既倒。怎奈自北宋以来的种种社会矛盾早已是根深蒂固无法挽救了。这位南宋朝最有力与潜质的皇帝,面对如此局面已是无力回天,他的许多努力也多付之东流。

宋高宗赵构像

赵?做皇子时就主张抗金,即位后更锐意恢复。当年七月,他就正式为岳飞冤案彻底平反,朝野上下为之一振。他对秦桧构陷的其他冤案也进步作出处理,李光、赵鼎等去世的受害者,都恢复名誉,抚恤子孙;同时,张浚、胡铨、辛次膺等健在者都受到了重用。赵瞀继续任用高宗末年那些坚持抗金、政绩卓著的大臣,陈康伯、虞允文、张焘等都成为新班底的核心。

金主完颜亮南侵以后,高宗赵构重新起用废近二十年的主战派代表张浚,让他出判建康府。赵?一即位,就召张浚入京,共商恢复大计,任命他为江准宣抚使。

宋孝宗赵?像

宋孝宗隆兴元年(1153年)正月,赵?任命张浚为枢密使,都督江准军马,史浩升为右相,当时左相是陈康伯。组织“隆兴北伐”的战略部署。张浚派李显忠、邵宏渊率军渡淮北伐。宋军进军之初,连克灵璧、虹县、宿州等地,但受符离之败的影响,宋军很快便溃败。此次北伐原本便组织不甚充分,加之用人不当、将领之间的冲突与矛盾,“隆兴北伐”未取得任何进展。而符离战败致使宋朝积蓄的军资损失殆尽。

攻城

张浚当时坐镇盱眙指挥,符离之败的消息传至盱眙,张闻讯大惊,慌忙之间以刘宝为镇江都统制,渡淮北上泗州。金兵并没有趁胜南下,这时候南宋朝廷的投降势力又始积极活动了。此时,已为太上皇的高宗并不赞成北伐,赵?凭着年轻人的勇气和新君的锐气,决意出师北伐。只可惜张浚志大才疏,未能实现赵?的宏图伟业,战败的屈辱极大地打击了赵?的自信心,他不得不对投降派作出让步。“隆兴北伐”就这样以失败而告终。

隆兴北伐

北伐之败,让赵?意识到恢复大业不可能在短期内实现,他开始在和战之间摇摆不定。同七月,他起用秦桧余党汤思退为右相,让其主持同金朝议和。汤思退延揽同党,排斥主战将领。张浚屡屡遭到弹劾,终被贬官,其他主战大臣也纷纷去官。

隆兴二年(1164年)十ニ月,宋金重新订立和议:南宋不再对金称臣,改称侄皇帝;每年向金朝交纳的“岁贡”改称“岁币”,并减十万之数;南宋把完颜亮南侵失败后由宋军收复的州郡割还金朝。这就是所谓的“隆兴和议”。

宋金对峙

与绍兴和议相比,虽然这次议和对南宋来说仍旧是一个屈辱的合约但南宋在隆兴和议中的地位却有所改善。南宋皇帝不再向金朝称臣,岁贡改为岁币,数量也比绍兴和议减少十万两,这是金朝最大的让步;而南宋在采石之战以后收复的海、泗等六州悉数还金,则是宋朝最大的让步。宋金双方的让步,都是基于一种新的地缘政治的实力平衡:金朝的让步是出于内部的不够稳定,宋朝的让步是出于兵戎相见时太不争气。离开这两点,空谈和议是否平等或屈辱是意义不大的。

隆兴和议以后,宋金关系再度恢复正常,直到开禧北伐才试图再次打破这种地缘政治的均衡状态。而隆兴和议到开禧北伐的四十年间,对宋金双方来说,都是社会经济发展的最好时期。

Power by DedeCms